校园一角-20150412

校园一角-20150412

周日,早晨,和往常一样,准备到实验室工作。

走在每天必经过的道路,忽然发觉,樱花开了,前几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还是含苞待放。

这么快,道路两旁都开放了,于是我认为,他们凋谢的也会很快。

凡事有因有果,既然开始这么迅速,那么死亡也就不远了。

DSC_0054

DSC_0053

DSC_0052

DSC_0051

DSC_0050

DSC_0049

DSC_0048

DSC_0047

前些日子,看韩国新闻,猜测是樱花起源问题,于是索性上网查询。

以下为复制,原文:http://www.guokr.com/article/440106/

百万年前的野生“樱”:起源于喜马拉雅地区 如果要说野生樱花的起源,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的确,有些生物地理学研究表明,现生的100多种野生樱花的祖先有可能起源于喜马拉雅山地区,起源之后,它便向北温带其他地区扩散,其中一支经由今中国东部到达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但是,请务必记住这些事情发生在几百万年前的渐新世和中新世,那时候中国和日本作为两个国家还不存在——连人类都根本还不存在,作为人类祖先的古猿还远在非洲呢。当智人在约7万年前走出非洲、约4万年前到达东亚的时候,日本列岛早就有至少8个种的野生樱花了。很多主张樱花起源于中国的人喜欢把日本著作《樱大鉴》当成证据,说这本书提到“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地区”。然而人家说的其实是野生樱花的起源,并不是栽培樱花的起源——也就是说,并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樱花的起源”。正是因为一些中国专家有意无意把这两个问题混为一谈,用野生樱花的起源来误导大众,甚至散布“樱花在唐代才传入日本”的不实说法,才让原本不应有争议的樱花起源问题在中国成了一桩“疑案”。 至于栽培樱花起源的日韩之争,情况和日中之争又有不同。首先,韩国人仅仅是认为染井吉野这一类品种起源于韩国而已,而不像某些中国专家胃口那么大,张口就是全部樱花起源于中国。其次,韩国人的主张本来的确是一个历史上的科学假说。在韩国济州岛和全罗南道南部有一种野生的“王樱”,形态上和染井吉野有些相似。正因为如此,1932年,日本植物学家小泉源一首次提出染井吉野可能源自王樱的假说(请注意,这是日本人自己提出的猜测)。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染井吉野是大岛樱和大叶早樱的杂交后代,小泉的假说并不成立。2007年的一项分子研究则更明确地显示王樱和染井吉野属于不同的品系,没有亲缘关系。至此,小泉的假说彻底成为历史陈迹,再拿来作为染井吉野起源于韩国的证据就完全不符合科学精神了。 根据Flora of China(《中国植物志》英文修订版)的统计,中国有野生樱花38种,其中29种为中国特有种。这个数目当然比日本的野生樱花多,如果加以开发,也完全可能培育出优良的栽培樱花品种。然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樱花并不在最著名的花卉之列,根本不可能和梅、兰、菊、牡丹、荷花这些第一等的名花相提并论。虽然从南北朝开始就有歌咏樱花的诗文,但这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籍中不过一粟,远远不如歌咏那些中国传统名花的诗文多。我们必须承认,让樱花文化全世界闻名的是日本人,不是中国人(自然也不是韩国人)。如果不是沾日本文化的光,光凭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是不可能把樱花产业做成产值达到万亿元的“巨型蛋糕”的。如果中国的樱花产业需要靠“樱花起源于中国,后来才传入日本”的说法保驾护航,那么至少我自己是厌恶这样的宣传和背后反映的某种心态的。 所以,如果非得让我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明樱花的起源的话,那我只能说:作为栽培的樱花就是起源于日本,别的国家就别争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