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录

语录

严:哎,您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费:有。远了点儿,爱沙尼亚。

严:爱沙尼亚,您怎么就想着去这个叫爱沙尼亚这么个地儿?是偶然还是必然?

费:是偶然也是必然。这人呐,在此处的时候,总要有个去处。就像我不想去爱沙尼亚,可能想去罗马,也可能去像海南,也可能去新疆,都一样,总有个去处,就像你身在北京,却想去严家庄。

严:这听着可够远的,那是一什么国家呀?

费:是一水边国家。很安静。我想,一定要有机会,去那儿一趟!寻求一点儿自在。守一,那是个理想,走一步说一步吧……

严:严家庄的夜幕是从地上升起来的,可北京的夜幕是从天上落下来的。以前我还真没注意。那个爱沙尼亚的夜幕不知道是从哪儿落下来的。

你的爱沙尼亚在哪里? 
 
有一个地方,你或许只是听别人说说,从来没有到过那里,但是那里却成了你最想要去的地方,就像严守一和费墨的爱沙尼亚。 
 
每个人都有一个向往的地方,比如说有的人想去西藏,有的人想去香格里拉,有的人想去内蒙,有的人想去墨脱,有的人想去三亚,有的人想去马尔代夫。 
 
你的爱沙尼亚在哪里呢? 

我想,我的爱沙尼亚就在爱沙尼亚和谭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