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首最美的宋词,你不得不知道!

十首最美的宋词,你不得不知道!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周邦彦《苏幕遮》

读书求仕,是古代文人普遍的人生选择,一旦踏入仕途,便游宦四方,长期远离家乡,难免不思念故乡的亲人与风物,因此,思乡成为古代诗词中的永恒主题,最能引发天涯游子的共鸣。

周邦彦的这首《苏幕遮》正是如此,借荷抒发故乡之思,周邦彦是个中高手。这首词天然真美,不事雕饰,它以质朴无华的语言,准确而又生动地表现出荷花的风神与词人的乡愁,有一种从容雅淡、自然清新的风韵。使人久久沉醉其中,无法自拔。尤其那句“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寥寥几笔,道出荷的摇曳多姿、神清骨秀。清新恬静的意境,跃然纸上。

清晨的阳光投射到荷花的叶子上,昨夜花叶上积的雨珠很快就溜掉了。清澈的水面上,粉红的荷花在春风中轻轻颤动,一一举起了晶莹剔透的绿盖。远远望去,仿佛一群身着红裳绿裙踏歌起舞的江南女子。读此,不能忘情。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苏轼《蝶恋花》

这是高中时最喜欢的一首词,“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曾经无数次勾起我的遐想,佳人是谁?一道短墙将少年与佳人隔开,佳人笑声牵动少年的芳心,也引起少年的烦恼。

词的上阙写暮春风光,下阙写人事春情。自然春意与人事春情完美结合、相得益彰,优美地表现出在流走跃动的春日气息中,惜春少年微妙的恋情萌动及转瞬迷失的怅惘。有声有色,情韵悠远,婉媚绰约。看到此词蓦然大悟,原来豪放的苏轼也有如此细腻婉约的词风。

后来读到“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方才明白,这是苏东坡写给“美如春园,目似晨曦”的王朝云的句子。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定风波》

这是苏轼被贬黄州后的第三个春天所作。苏轼在这首词的序词中写道:三月七日,在沙湖道上赶上了下雨,大家都没有雨具,同行的人都觉得很狼狈,只有他不以为然。过了一会儿天晴了,就做了这首词。

这就是苏轼,尽管遭到贬谪,尽管风雨飘零,却仍豪情不减。恐怕也只有这样的豪放之人,才能在老去之时,仍能豪放狂气如此。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这是多么悠然自得的心境,苏轼仿佛让我们看到了这点,人生本来可以简简单单、清清淡淡。烟雨平生,悠然自得,这是属于苏东坡的海阔天空。烟雨平生,或许就是最美的归途。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青玉案》

繁华与寥落,总是相隔不远。总是在不经意间,繁华落幕,只留下几许尘烟,散漫在时光杯里。追名逐利的人,愿意在繁华深处,打捞生命的光华。可惜,很多时候,在繁华中得到的东西,也会在繁华中失去。

每个人都有梦想,每个人都有远方。为了寻梦,我们可以踏遍千山万水,领略人间世事无常。但不管走了多远,当我们疲惫不堪时,至少还有个地方,可以落脚。

很多时候,我们寻找了许久的东西,或许就在不远处,灯火阑珊的地方。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人们总是相信,穿过人海,穿过尘烟,总会在灯火阑珊之处,遇见所要遇见的那个人。而那夜的辛弃疾,是否曾遇见让他为之痴狂的女子,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灯火阑珊处,是他的归途。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范仲淹《苏幕遮》

秋天,尽管也有让人沉醉的风景。落霞孤鹜,秋水长天,驻足于这个时节,常有写意之感、快意之念。但是这个季节,也会让人产生些许绝望。经历了夏日的喧闹与绚烂,此时的清冷与萧瑟,能让人在不经意间跌出人海,仿佛身在天涯。

秋天里那几分诗情画意,到底不是谁都能寻得的。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印象中的范仲淹是这样,不计得失,心忧天下。他似乎总是那样淡定从容、宠辱不惊。可是在这里,我们看到,范仲淹也有落寞惆怅的时候。

他终究也是寻常之人,也有喜怒悲欢。生活对谁都一样,有聚有散,有起有落,有得有失,有悲有喜。任你纵横四海,气吞万里,也总要面对世事变幻。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这是多么凄清荒凉的画面。咏离别之事,恐怕没人能比得过柳三变了。

尽管仕途坎坷、辗转飘零,但他从不负“多情”二字。凄清婉约,缠绵悱恻,也没有谁能胜过柳永。他的人生本就凄楚荒凉,所以笔下的文字也是如此。

几乎不需要太多修饰,就能让人走向寂寞天涯,看到断肠残阳。婉约词就是这样,在那些绮丽清婉的词句后面,藏着太多忧伤、太多惆怅。

他的词总是可以让人低回落寞,让我们回到月下黄昏。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陆游《钗头凤》

这是一首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爱情词,是陆游为他的表妹唐婉所写。说起陆游,总会想起沈园,总会想起那段哀美的往事。

沈园在浙江绍兴,传说从前沈园的粉壁上曾题着两阕《钗头凤》,第一阕是陆游所写,第二阕是陆游的前妻唐婉所和。这两阕词虽然出自不同人之手,却浸润着同样的情怨和无奈,因为它们共同诉说着那场凄婉的爱情。很不幸,他们的爱情落得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如果没有这场爱情,陆游的人生恐怕会黯然失色。遗憾的是,这场爱情开始时如诗如酒、如水如月,结束时却无边叹息、两处销魂。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晏几道《临江仙》

“追忆似水年华”。读着晏几道的词,蓦然间想起了这句。人生终究是不断失去的过程,曾经的人事,曾经的风景,都会在不经意间渐行渐远,渐渐无声。尽管谁都知道,再美丽的故事也总会落幕,再盛大的筵席也总会散场,但是走过漫漫红尘,还是要有故事才好。

晏几道,字叔原,号小山,是大词人晏殊的儿子。“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明月千古,多情也好,无情也好,总是照临世事,沉默不语。月下的人间,却总是,浮沉聚散,沧海桑田。只是,当时有美人在伴,如今,明月依旧,人却天涯。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蒋捷《一剪梅》

人生如梦,梦里纵然花开无恙,山水相依,可是梦醒之际,却是两手空空。

时光匆匆流走,总是寂静无声,就像词中句子“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寂静无言,无情莫过于时光。

世间之人,悲伤也好,欢喜也好;煊赫也好,静默也好;萧瑟也好,安然也好,时光从不会偏爱谁、怜惜谁。往往是这样,越是让人留恋的东西,越容易被时光带走。

春天里,有莺飞草长、杨柳依依,有百花鲜艳,春水旖旎。可这些都如幻境,经不住风雨飘零,经不住时光洗礼。恬淡悠然的人,可以笑看风云起落;多愁善感的人,只能枉自悲伤寥落。

蒋捷,号竹山,宋末元初人,咸淳十年进士。其词多抒发故国之思、山河之恸、风格多样,而以悲凉清俊、萧寥疏爽为主。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浪淘沙令》

南唐后主李煜,想必大家对他在熟悉不过,相较于那首脍炙人口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虞美人》,我更加偏爱于这首词令。

同样感怀世事无常,抒发亡国之念。但据说,这首词是李煜去世前不久所写。《西清诗话》里记载,南唐后主归降宋朝后,常常怀念故国,又因嫔妾散落,终日郁郁寡欢。写下此词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大起大落,本来最能让人顿悟人生。可惜,长期的囚牢生活,并没有让这个悲伤的词人变得坦然。所以,词句之间,仍旧透着不尽的凄苦悲怆。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零落异地,人困囚牢,词人只能去到梦里,找寻些许温暖。但梦终究是梦,醒来之时,他还是得独自面对冰冷时光。面对昔日歌舞狂欢和江山美景,如今早已不再,成为阶下囚的李煜感慨:别时容易见时难。

水流花落,春去人逝,这不仅是此词的结束,也几乎是他生命的结束。不过他的人生并不苍白,至少后世之人说起他,还有人记得:“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宋词有成百上千首,它们三五成句,四六成情,爱不释手。每一首都美好的无以复加,我只好把心里觉得最美的十首写下来,分享给你,盼你欢喜。

文/Super安浅浅(简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a59d43037a6e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