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做了决定:从政很好

于是做了决定:从政很好

原文来自逼乎

昨天晚上在一个麻辣烫店里吃饭,旁边桌上坐着三个男生,欢乐地吃菜,点了菠萝啤,兴高采烈地聊天,他们先吃完出了店,我晚出来一会,去推我的电动车,然后开锁的时候,看到这三个男生就在路边站着,其中一个在打电话,说话的声音小心翼翼:我,我是在智联上看到你们的招聘信息的,请问你们是要招维修工人吗?哦,已经招满了吗?那还有别的岗位吗?哦,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电话的时间很短,但是看得出来那个男孩很失落,他的两个朋友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推着车子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能感受到刚才吃饭时候他们之间的小欢乐,仿佛肥皂泡一样,被那个电话轻易地戳破了,有一种苦涩的,无能为力的低落情绪弥漫在空气里

但是,没有谁能避开这种事情,无论是那三个年轻人,还是这大马路上的任何一个行人,每个人都被拒绝过,也可能以后会被拒绝,被用人单位,被喜欢的人,被这个社会,这个时候,家人,朋友都无法保护我们,这样苦涩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我最近忙装修,有时候出一点小状况都要赶过去解决,下午三四点的时候,三十七八度的烈日,我骑着电动车四十分钟赶过去,再赶回来,一路上都担心骑着骑着,人和车子会突然在太阳底下自燃起来,但是来回的路上,在高温天气骑电动车奔波的人不止我一个,还有骑自行车的,还有推着小推车的,还有挥舞着扫帚清扫道路的,还有车子坏在路边,司机满头大汗修车的,众生皆苦,原来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道理,你只需要走出门,就能感受到。

我之前回老家陪我妈去乡政府办一个东西,应该是跟农业补贴有关的文件,冬天在门口等一个多小时,进屋后问了几句话就被打发了,我妈陪着笑脸问还需要哪些手续,对方不耐烦地指了指玻璃门上贴的东西说自己看,我妈识字不多,更别说那些政府的复杂条文和各种证明,还好,还好我上过学,仔细看了看所有的规则,又放软了声调问了一个看起来好说话的年轻女孩,最后用手机拍了照保存,回家再准备东西。

我妈回来的路上一直说,幸好当初送你上了学,能知道咋办,没文化真是受人欺负啊。

我当时心里苦涩地不能自已,我以为孤身在外打拼的自己很辛苦,但是却没意识到,在家乡生活的父母面对这些事情时,他们该有多无助,甚至是任人宰割,第二次又去那个部门办事,我看到不止我妈,附近来办事的乡亲,都是进了那个门的一刹那,就下意识地弯了腰,缩了肩,带着让人心酸的小心翼翼,陪着笑脸,只为了问清楚一个程序。

在知乎上看多了大家对政府办事效率的批判,看多了西方民主国家政府和人民的相处模式,仿佛以为自己多么了解政治,可以对国家大事随意点评,但是只要回到老家,陪着你的父母去政府办件事情,你就会发现,我们离真正的政治,还远的很。

题主问知道什么苦涩的故事,这里答题的人,都应该经历过不少了,所谓苦涩,是明知道苦却无能为力的意思,十八岁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会成长的很强大,解决很多事情,保护我爱的人,十年后,我已经比十八岁强大太多,但是我知道我只能解决一小部分事情,保护好我自己,再过十年,我不知道会怎样,但是从此以后的我,都不会有十八岁那年的自己强大了,因为那时候,我有满腔的热血,满怀的希望,以及不怕吃苦的劲头

现在的我,已经知道苦涩的滋味,却只能在这里敲打些文字,绵软无力地哀鸣一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