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留侯论》

苏轼《留侯论》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